郁慕明:美国“爸爸”伤了很多民进党支持者的心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郁慕明:美国“爸爸”伤了很多民进党支持者的心

  导读

  5月以来,台湾新一波新冠浪潮急速蔓延,每日新增确诊人数骤然攀升,截至6月2日,全台确诊总数已近九千,死亡人数逾百。台湾当局于5月19日在境内实施三级警戒,至今仍未解除。

  疫情在不断恶化,民进党却几度拒绝大陆好意,导致台湾民众深陷疫苗危机。年纪已逾八十的台湾新党前主席郁慕明于5月28日在机场发布视频表示,台湾疫苗不足,年纪大的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,所以自己要特意去大陆打免费疫苗。这番言论受大陆网友欢迎的同时,也遭遇岛内媒体的猛烈攻击。

  在大陆接受隔离是怎样一种体验?台湾“防疫模范生”的神话为何会破灭?台湾如今又该如何摆脱疫苗困境?带着这些问题,观察者网电话采访了正在上海隔离的郁慕明先生。

  [采访/观察者网 李泠]

  观察者网:从去年到今年,这是您第三次从台湾来大陆并接受隔离。这一次台湾疫情爆发,相比前两次,您从机场到酒店有没有什么不同体验?

  郁慕明:很不一样。我第一次是前往广东中山参加海峡两岸中山论坛,从台湾过来先到厦门接受隔离,之后由专车送我去中山开会,活动结束后就回房间,最后直接送到机场。可以说接触范围不广。

  第二次是到北京参加活动,也是住隔离房间,期间可以在活动场合出现、讲话,之后再回房间与外隔绝,最后也是专门送到机场,飞回台湾。

  那时接触到的大陆防疫没有现在这么严格,那时只要避免在公开场合与过多群众近距离接触,而这次完全不一样。这次台湾本身疫情严峻,所以即使我们核酸检测阴性,仍由穿了全套防疫装备的防疫人员直接一路送到隔离房间,也不准我们再对外接触。现在我已隔离几天了,等“7+7”(即“7天集中+7天居家”隔离)结束后才能对外公开活动。

 机场视频截图
机场视频截图

  观察者网:现在隔离是什么状态?比如隔离条件、每日三餐、医学观察,等等。

  郁慕明:不论是在厦门、北京还是这次上海,他们基本都做得非常周到。每人一个单独房间,不能出去——有人要出去,但是一坐电梯就会被看到——所以原则上我们就在房间里活动。

  只能待在房间里,对我来说有些影响,比如活动空间小。我平常每日要走上万步,像昨天,在房间里只走了大概4000步。不能到处走动,我就每天做一套我自己根据自己关节设计的养生操。除了动,就是看书;电视就两三台节目,还不是新闻,没什么好看的。

  活动空间减少,对身体是不好的;对我来讲,其实还有另一个不好。我在家都睡木板,而这酒店的床垫软得要命,导致我的关节不舒服,为此我在活动时要做更多的拉筋和挺腰运动。

  观察者网:隔离只剩下不到10天了,再忍忍。

  郁慕明:现在才第五天,还早。

  观察者网:在大陆的媒体报道中,台湾疫情形势严峻,社会严阵以待;您也知道,媒体经常自觉或不自觉地渲染紧张感,就您来大陆前的经历及了解来看,实际情况如何?

  郁慕明:客观来讲,台湾的防疫工作其实做得蛮好的——即使政治立场不一样,我也要承认这点。陈时中(注:台湾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)主导的防疫工作基本上做得不错,该做的都有在做,再加上东方人相对比较听话,民众的配合度高,比如戴口罩、不近距离接触,这些都非常配合,所以台湾一开始是“防疫模范生”。后面之所以疫情爆发,就在于自信心过高,工作中存在疏忽大意的地方。

资料图来源:台湾联合新闻网
资料图来源:台湾联合新闻网

  观察者网:您也是学医出身,能否详细谈谈有哪些疏忽?

  郁慕明:第一个缺口,是台湾对来台的境外人士比较欢迎,且比较松懈。因为台湾经济依赖对外贸易,所以台湾人对外来人士比较欢迎,再加上对防疫比较自信,因此在境外人士进来的时候有所松懈。你可以看到事后冒出来的确诊病例就有航空公司的外籍机长,他到台湾后到处游玩拍照。我之所以说台湾的防疫工作做得不错,原因之一就是对接触者的追踪效率非常高,确诊病例接触过谁,一个个都能追出来。

  第二个缺口有关台湾的本土文化,也就是所谓“茶室文化”。因为很多基层民众家里客厅较小,所以平常喜欢约三五好友到茶室喝茶聊天,里面有的也有人陪。大型公共接触都被官方限制了,这种小型聚会则成了防疫缺口。之后有些人到台湾南部旅游,病毒也就跟着被带到南部。

  好在民众配合、对于接触者的追踪比较高效,再加上各个社区也都有自己的管治措施——比如我到银行等场所都要实名制,登记名字、电话等信息——所以当社区出现感染情况后,他们能相对快速地进行“围堵”。

  医院是防疫的最后一道防线,而台湾有的医院也“沦陷”了,即医护人员被感染了,要马上封院。现在有人建议学大陆,在一些空地上搞方舱医院接收轻症患者,只安排重症患者进医院。但台湾跟大陆到底不一样,地方小,所以我看现在这还只是建议,还没有实施。

  台湾大概的现状并没有像媒体讲的那样恐慌,我们严阵以抗,大多数民众戴口罩、尽量少出,这是对的,这样的配合是有效的。

  观察者网:从“防疫模范生”到疫情大爆发,前后存在巨大落差。民众有什么怨言吗?

  郁慕明:现在民众当然会抱怨。之前台湾防疫工作做得很好,导致台湾社会自信心太强,认为绝对不会出问题,结果现在疫情扩散,是不是要检讨?而且之前民众天天听民进党当局讲自己怎么负责,结果还是出了问题,政府责任不就更大了?

  自信心太强,也导致疫苗在时间上没衔接好。要控制住疫情,疫苗也要预先规划好。先前有传言台湾自己生产的疫苗7月份就可以上市,但那时懂得的人就警告了,说“可能吗?”疫苗研发要经过三期人体临床试验,而那时台湾产的疫苗连二期都还没过就想7月上市,这是有问题的。

  而且,先前台湾也没有人想到这疫苗这么快就会用到。美国疫情扩散,先前防疫表现算得上全世界最坏,但他们在推动疫苗尽快接种,因此现在问题不大。中国大陆疫苗接种都已突破5亿剂次,而台湾第一期只有41万剂。现在民进党就甩锅,称买不到疫苗是因为大陆在打压,结果大陆明明白白告诉大家,我给你疫苗,是你自己不要。

  民众因此就抱怨了,说你既然知道要防疫,而且台湾产的疫苗7月份之前出不了,就应该预先准备好其他疫苗。现在第一期只有41万剂,优先安排给医护人员,其他人怎么办?此外,民众也抱怨,疫苗事关人命,台湾疫苗不够,就该从大陆进口,毕竟保命最重要,且大陆也愿意提供,结果民进党更重视意识形态,还挑衅人家,骂对岸假惺惺。民众觉得现在吵这些没有意义。

  既然台湾不同意进口大陆疫苗,我们这些老人家只能来大陆打了。


  观察者网:您对大陆疫苗有信心,而民进党对大陆疫苗是极力抹黑,比如质疑大陆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。这些会影响台湾民众对大陆疫苗的评价吗?

  郁慕明:民众怎么会信呢,大家都不是白痴;民众不讲话,但大家心里有数。台湾媒体说大陆疫苗不可靠,但大陆疫苗早已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。台湾民众是相信媒体的讲话,还是相信世界卫生组织?

  而且,台湾媒体之前批评大陆搞“疫苗外交”——既然疫苗可以助攻外交,它会不安全吗?用不安全的疫苗搞外交,这外交一定失败,台湾媒体应该高兴才是,还需要去骂?逻辑不通。这些媒体在自打嘴巴,还不晓得,我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们在胡说八道。

  我就懒得跟它们辩,自己来大陆打。现在台湾有人在骂我,其实没什么好骂的,我都82岁(81周岁)了,安全一点不是更好吗?

  观察者网:它们批评您自己过来打就算了,还呼吁大家过来……

  郁慕明:我来大陆,很多人问我“到底我们可不可以去”,我就实在地回答,“有条件的台湾同胞,不妨到大陆来走走顺便打疫苗”。来大陆旅游观光,顺便打个疫苗,一举两得。而且我说的是“有条件的人”,而不是“有能力的人”,这是两回事。

  观察者网:所谓“有条件”,能否具体说下有哪些?

  郁慕明:第一是你有需要,第二是你有时间。“有条件”和“有能力”不同,“有能力”是有钱出去旅游,“有条件”是有钱也有时间,如果你有钱,但要工作出不来,就没条件了。

  观察者网:您认为这波疫情,会影响台湾民众对民进党的支持吗?

  郁慕明:民众对执政者的支持度,肯定会受执政者的治理水准影响。之前台湾在防疫这块处理得很好,现在出问题了,很多人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。如今有的人就站出来说,与疫情相关的利益既得者有私心,他们在等台湾生产的疫苗,现在疫苗准备上市了,相应公司的股价也一下子升了多倍。而且,在台湾做检测、打疫苗要花不少钱,大陆没这么贵甚至是免费的,因此很多民众都在抱怨“你们是不是在发‘国难财’?!”如果这些质疑继续扩散开来,对民进党的执政会有不小的影响。

 台湾“高端”疫苗股价走势(资料图/雅虎股市)
台湾“高端”疫苗股价走势(资料图/雅虎股市)

  观察者网:但若看最终选举投票结果,根据以往对台湾的观察,即使民众骂骂咧咧,他们在投票的时候也不见得会因此转投国民党。

  郁慕明:没错,是这样的。不投民进党,也不投国民党,或许第三方势力就有机会,小党就可以冒出来一点点——只要获得的选票超过5%,小党就可以在“立法院”拥有一席之地,这对政党政治来讲都是一种机会,不是坏事。

  观察者网:记得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,大陆现在越来越“争气”,而台湾的竞争力在相应下降。正好台湾基隆市长林右昌在5月30日宣称,“如果台湾的经济活动停摆,全世界的经济大概要休克了。”此前台湾还出现过用“芯片换疫苗”的论调,您怎么看待这些观点?台湾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真的有这么大吗?

  郁慕明:林右昌是被台湾媒体所害。台湾媒体天天报道全世界对台湾的赞扬,有的国家有时候会讲讲台湾的好话,台湾媒体就把它扩大;台湾媒体还天天吹台湾的半导体事业不得了,说台湾是供应中心。估计林市长是看了以后从自信到自满,因自满而自大。这都是必然过程,所以他讲这些话,我一点都不惊讶。

  这也说明台湾很多人是洞里老虎,只看台湾自己圈里媒体的报道,未能真正走向世界;等真正走出去看到世界那么大,外面还有好多老虎,它就会怕了。现在包括年轻人在内的很多台湾人,被教育得没有好好去看这个世界的进步。

  美国对台湾半导体有所利用,所以赞扬台积电如何如何。台积电是不是好企业?当然是,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中国大陆是怎么起来的。当年美国限制中国大陆使用GPS,大陆发火了,一逼逼出北斗系统。所以台湾自满自大是没有用的,有时候在苦难的环境中才会有智慧,才能够懂得生存之道。洞里老虎要多出去走动,看看外界大环境。


  观察者网:现在台湾自产疫苗还没推出,又拒绝大陆的疫苗,但美国那边又不给。从此次疫苗事件来看,您怎么评估台湾这张牌在美国手中的分量?

  郁慕明:我们一直跟民进党说,你不要认美国当干爸爸,因为这“干爸爸”是很现实的。现在有些人觉悟了,民进党一些民意代表都在骂,说美国叫我们吃“莱猪”我们吃了,叫我们做什么我们也都做了,结果跟美国要疫苗,没有。

  “美国在台协会”(AIT)处长郦英杰甚至表示,台湾的防疫表现不错了,疫情还不严重,所以美国不会优先给台湾安排疫苗,他们要先给拉丁美洲。所谓远亲不如近邻,疫苗优先安排给美国周边的拉丁美洲,这是完全可以想到的;虽然台湾很“乖”,但现在暂时用不上,就不给了。美国“干爸爸”的现实伤了很多台湾人,尤其是支持民进党的台湾人的心。我希望这次能让他们好好觉悟下。

  观察者网:所以可以说,台湾的疫苗困境一时难以摆脱。

  郁慕明:没错。其实疫苗不是问题,主要还是受困于意识形态。

点击进入专题:

台湾疫情急速升温

责任编辑:张申

来源:新浪网